<rp id="z3tpd"><track id="z3tpd"></track></rp>
      <em id="z3tpd"><noframes id="z3tpd">

      <big id="z3tpd"></big>
      <big id="z3tpd"></big>

        首 頁   |   藝術動態   |   公告通知   |   藝術家園   |   拍賣信息   |   人物專訪   |   文藝評論   |   名作欣賞   |   藝術視頻   |   站內檢索
         
        人物專訪
         
          “無 我”的 追 求——張少山從藝60周年畫展述評  
          編輯:灰郎    稿源:西北藝術網    簽發時間:2018-07-09 11:26:52  
         
         
        楊新林
        寧夏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寧夏大學美術學院教授 

               在自治區成立六十周年之際,先生舉辦了“從藝60周年畫展”,展出了他的部分作品,也是他從藝60周年對自己的一個總結。同時,在自治區文聯、文化廳、自治區美協、文史研究館、畫院、銀川美術館領導的支持下,對寧夏回族自治區父老鄉親、同道友人享受一次精神盛宴。
              先生1941年出生于天津,師從丁香先生學習基礎技法。一九五八年九月考入天津美術學院(前身河北藝術師范學院美術系)學習中國畫,師從張其翼、孫其峰、王頌余諸先生。1963年畢業分配到寧夏,從事舞臺美術設計、影視美術設計、雕塑創作、國畫創作和國畫教學等美術工作。被評為國家一級美術師。獲國務院頒發的特殊貢獻津貼。供職于寧夏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曾任寧夏文聯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第五屆、第六屆理事、寧夏美協第三屆、第四屆主席、中國民間美術學會理事、寧夏民間美術會會長,現為寧夏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他的藝術主張:“古今貫通求新意,中西結合輔宗淵”。從他的藝術主張上表露出個人的內心世界,對“無我”的追求。
         
        zss.jpg

              一、 “無我”的人格精神
              在作品中“我”意味著情感、心態的自然流露,有愛有憎稱之為情感。在中國傳統哲學中,人的心仿佛是一面鏡子,人的感情隨著照見的東西而來,也隨著照見的東西而去。道家的莊子說“圣人之心……萬物之鏡也”,佛家的“心如明鏡臺”,這就是“無我”。從先生的自述中可以看出,“我在美院就讀期間正是中國經濟最困難時期,也是舉國上下大學雷鋒的年代,把自己的命運交給黨,交給國家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夙命。那年代唱的歌是‘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艱苦哪安家’。我們畢業分配時的口號是‘我是國家一塊磚,哪里建設哪里搬’,‘我是革命螺絲釘,哪里需要哪里擰’。”他就憑借著對黨的一份熱愛,從天津到寧夏,又服從于組織安排“放棄所學專業,跨界搞舞臺美術設計、人物造型設計、繪景、畫幻燈片” 。從美工到文聯副主席,從舞臺設計到影視美術設計,從雕塑創作到國畫創作, 他總是全身心投入,干一行愛一行,可以說能進能退、能文能武,身兼數藝的本領。正是這樣的生活經歷,形成了他的獨立人格,不因革命而忽視藝術,不因黨性而否棄人性,不因朋友而失去自我,不因勢利而罔顧道義。這不免常使他處于兩難之境,不斷在需求與興趣、服從與自愿、專攻與改行乃至藝術上的古今、中西、雅俗之間進行選擇與調和,把自己的青春獻給了寧夏。 同時,“人生在世過眼的機緣千千萬,但我面對諸多機緣不幻想、不強爭、不攀附。我只笑迎自然而至,水到渠成的機緣,笑對自然而失的機緣,心靜神暢無妄念。” 從“這五十五年我以“三隨”為道,即隨命、隨緣、隨性情,時至今日未曾改變。”他不斷完善了人格修養,做到了“無我”的人格精神。
         
        相馬圖1.jpg
        《相馬圖》

              二、作品中體現出“無我”的境界
              先生的藝術修養對其人物創作產生了很大影響,這種影響在藝術境界和人物創作表現方面都有明顯體現。
              從藝術境界看, “在美院學習時孫其峰先生教導學生‘筆墨要抒發吾見、吾思、吾心、吾性情’。畫家隨性情作畫應是本能,畫如其人就是這個道理。我的畫重雖性情而做,不跟時風,不為功利。重傳統而不唯古,創新意而不獵奇。我喜歡沖淡和美、天人合一的自然自由境界;崇尚意在物我間,法在有無中的創作之道。”他的藝術修養所培養的思維方式,使他的人物創作富有一種自然式的理趣。他以“沖淡和美、天人合一”的目光審視自然景物和社會生活,往往能從平淡中見神奇,于自然景觀中見哲理,具有一種“無我”的理趣。
         
        竹林弈趣1.jpg
        《竹林弈趣》
         
              從人物創作表現上看,受其藝術修養的影響也很明顯,他的人物充滿“崇尚意在物我間,法在有無中的創作之道”的心理體驗和生活方式。如他表現藏族生活的《宇祥云》、《雪域陽光》、《高原放歌》、《雪域驕子》、《天高云淡》、《高原晨曉》等,上面并沒有著意強調人物的宗教信仰。只是藏族的元素:藏族人、牦牛、馬、鷹、狗與天葬、山巒谷口、房屋等交錯出現,全畫節奏舒緩,仿佛是乘車或步行中常見的景色。那似日常生活中的景色,其實就是畫家“沖淡和美、天人合一”的顯現,這里沒有宣泄的激情,也不是冷漠的旁觀,只有平靜如水、似“無心”般的怡然閑適。畫上筆隨心運、墨伴情出,自然而然率意寫來,時而點線紛披,時而一筆不著,筆的干皴線條的非白和線間虛白隨處可見,它們使畫面處處“透氣”——如同生命在“呼吸”。伴隨飛白的是濕筆的濃淡墨干濕互補中,畫面愈加靈動。這所謂靈動,亦既一種氣韻。這種實虛交滲的亦真景亦心象的景觀,在“呼吸”和氣韻中靜靜地印入我的心田。這里,物質性的白紙之空白已巧妙地轉化為精神性的視覺語言, “不跟時風”、“不為功利”,目的是讓人的精神境界向“天人合一”靠近,使人從世俗欲望的膨脹中凈化出來,而以“沖淡和美”回歸精神家園,轉換為逸氣鑄造畫魂。是先生個性特征在創作表現中的全面反映,但內化到思想性格之中,便對其人物創作表現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綜上所述,先生的人物創作,使他在畫界獲得了很高的聲譽。為了對其表現回族生活的《揣手》、《秋天的蓋頭》、《白蓋頭》、《梁上婆姨》、《手抓羊肉》、《場歌》等。表現藏族生活的《宇祥云》、《雪域陽光》、《高原放歌》、《雪域驕子》、《天高云淡》、《高原晨曉》等。筆墨厚重樸拙、無拘成法,畫面具有濃郁的西部風韻和唯美的藝術情結。在我看來,先生作品以寫意人物畫見長,表現濃郁的西部風韻,創造出鮮明的個人風格;先生“雖性情而做,不跟時風,不為功利。”形成獨立的人格;先生 的“無我”是強調創作過程的自然狀態,反對矯揉造作,搜腸刮肚,這實際上是強調自然狀態下產生的創作沖動,有了這種沖動便會無暇顧及好惡美丑,進入“無我”的自然狀態,這樣才能真情流露,真實感人,才深合藝術創作規律的。最后,祝愿先生畫展圓滿成功,幸福安康!
         
        雨洗賀蘭1.jpg
        《雨洗賀蘭》
         
         
         
         
        地址:寧夏銀川市文化東街59號寧夏文聯美術家協會 電話:0951-3971023 13709582912 13519507992
        西北藝術網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Copyright by 2016
         投稿郵箱:13709582912@163.com    郵編:750004
        窝窝全色资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