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z3tpd"><track id="z3tpd"></track></rp>
      <em id="z3tpd"><noframes id="z3tpd">

      <big id="z3tpd"></big>
      <big id="z3tpd"></big>

        首 頁   |   藝術動態   |   公告通知   |   藝術家園   |   拍賣信息   |   人物專訪   |   文藝評論   |   名作欣賞   |   藝術視頻   |   站內檢索
         
        名作欣賞
         
          把泰山刻進靈魂——代大權的版畫  
          編輯:賀捷生    稿源:西北藝術網    簽發時間:2017-08-13 15:01:52  
         
         

        一群人在送葬。一群人,不是幾十個人、幾百個人,而是成千上萬的人,而是一支軍隊的人、一個階級的人、一個民族的人。他們漫山遍野,他們排山倒海,他們義薄云天。人群中高高舉起的花圈和挽帶,像白浪翻卷,像驚濤拍岸,像大風勁吹。緊緊握在那些八路軍戰士手里的槍刺,雪亮,鋒利,直指蒼穹,仿佛一排排森嚴的柵欄,仿佛上升的光芒在突然間靜止,突然間凝固。悲憤、堅毅、凜然、壯烈,沒有一張臉上的表情是相同的,沒有一雙眼睛不醞釀沉雷和閃電。遠處是逶迤起伏的山脈,但在逶迤起伏的山脈上,依然是人,依然是涌動的花圈和挽帶,這讓人想到那些山脈,那些山脈上歷經風吹雨打的巖石,也是用人的身體,用連綿縱橫的悲慟堆起來的。再遠處就看不清了,能看清的是山的骨骼,山的頭顱;山的意志,山的魂魄。

        代大權 賀秦嶺  《重于泰山》版畫    400cm×300cm
         
                我在讀一幅畫。一幅名為《重于泰山》的版畫。以往看到的版畫,記得都是裝飾性的、點綴性的,高雅、精致,大不過一尺見方。而這幅版畫不同,這幅版畫近5米高的巨大畫幅,頂天立地,摧枯拉朽。它的峭拔和渾厚,只能鑲嵌在大堂大廳,那股泰山壓頂的氣勢,讓你抬頭一看,忍不住要后退數步。當你屏聲斂氣地看,凝神注目地看,你的呼吸肯定會逐漸急促,進而逐漸心潮澎湃,血脈賁張。而只有在這時,你才能看清那幾個抬著沉重的棺木向你走來的,是誰;也只有在這時,你才能聽見他們的腳步踩得是那樣堅定,那樣一往無前,勢如破竹。
         
                代大權與賀秦嶺合作的這幅《重于泰山》(見右圖),刻畫的是1942年延安上萬軍民為一位老資格的共產黨人送葬的情景。這位共產黨人叫林育英,化名張浩。他1922年入黨,是湖北黨組織最早的黨員之一,長期在上海等白區工作,曾兩次被捕,兩次赴蘇聯。他曾遭日軍撫順警察署逮捕入獄,受盡酷刑但始終守口如瓶;他曾前往蘇聯出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向共產國際介紹了中國革命的情況;他曾在張國燾長征路上另立中央時說服張國燾繼續長征……1942年3月6日,林育英與世長辭時,年僅45歲。3月9日上午,公祭儀式在延安中央黨校門前的廣場上舉行,上萬人參加。會后,毛澤東、朱德、任弼時等中央領導親自執紼,抬棺而行。
         
                如今,已經很少有人知道林育英這個人了,更不知道毛澤東曾為他抬棺。
         
                我完全能想象,當作為主創的代大權決定用版畫這種藝術形式來再現這一歷史事件時,他的腦海里該爆發怎樣的電閃雷鳴。我想,他感到振奮的,也許不止是領袖抬棺、萬眾同悲,而是那種排山倒海的場面,那種歷史將發生天地翻覆之前的悸動和震顫。在那一刻,他一定被匯聚在歷史背后的風雷驚呆了。隔著70年的時空,他情不可禁地伸出手去撫摸那一張張臉,這時,他觸到了巖石的堅硬和冰涼、火焰的灼燙,同時也觸到了一支軍隊、一個年輕的正在危亡中抗爭的政黨、一個飽經憂患的民族那強勁的脈動和心跳。他想,中華民族在連綿不絕的苦難中爆發的這種偉力,像山崩,像地裂,像天風浩蕩、滄海橫流。如果用一幅版畫來表現,必須經天緯地,刀劈斧砍,入木三分。至于創作要付出多大的智力和體力,要面臨怎樣的挑戰,他不想,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運用手中的刻刀,一刀一刀,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把成千上萬張被他親切地稱為“祖父、伯父、父親、姐姐”的臉,把由這成千上萬個人用身體堆筑的“泰山”,刻進人們的靈魂。
         
                我不懂畫,更不懂技藝繁復以刀代筆的版畫。但代大權、賀秦嶺歷經3年雕刻的這幅《重于泰山》,卻讓我讀得驚心動魄。對于畫作表現的那段歷史,對畫面中翻過刀刃向我們緩緩走來的這群人,我是如此熟悉。但我還是被畫中的人撼動了,征服了。一幅畫,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沖擊力和感染力?這恐怕與創作者非凡的藝術膽魄和擔當密切相關。
         
                確實如此,代大權的創作始終與國家和民族的主流價值觀契合同步。他幾十年不間斷地深入井岡山、臘子口、遵義、延安、川藏高原體驗生活,拍攝照片,積累成千上萬張速寫、素描。僅僅從他幾十年畫作的題目,如《頑強的希望》、《百年之約》、《變法之痛》、《末路英雄》、《永遠的戰士》、《來自老百姓》、《涼山老嫗》、《建設者》和《老艾的午餐》等,就能看出來,《重于泰山》的問世,只不過把他一以貫之的堅守、追求和創作理念,推向了一個巔峰。
         
                熟悉代大權創作道路和追求的朋友都說,他主張藝術家對民族和國家應該勇于擔承,但對圖解和逢迎的姿態卻不屑一顧。他認為,作為一名清醒的藝術家,既不能逃避自己的歷史責任,也不能違背自己的藝術良心。在這二者之間,唯一能達成和解的,是深刻地揭示人性,從更宏觀更博大的立場上去挖掘人類自身的光芒。他說,藝術的樣式唯有通過藝術手段展現出對人的描繪,才充滿律動;真偽藝術家正是在對人的理解、對人們精神世界的洞悉上,分出優劣高下的。因此,他憎恨淺薄,力避浮泛;他刻刀下的畫面和人物,雖然都以光明為主導,積極向上,但又是莊嚴的、凝重的,像血珠一般粒粒飽滿和滾燙。而且,越是感天動地的歷史瞬間,越要顯出人物內心的焦慮、緊張和顫動。看他的心血和靈肉之作《重于泰山》,注視畫面中形態各異的那些人物,你幾乎能聽得見他們喉嚨里的低吼,他們跪伏在大地上淚珠滴答,他們抬著沉重的棺槨齊心協力地向前邁進時發出的喘息聲,進而感受到一個國家的人民在生死存亡之時那種與生俱來的強大心理共振。
         
                品讀代大權的版畫作品,我在悲情難抑中不禁想到,面對我們這個從苦難中走來的民族,今天我們如何擔當,誰來擔當?是每個有良知的人,每個希望國家和民族更加強大、更有尊嚴的人,都必須回答的問題。而我們的作家、詩人和藝術家,理應更加清醒,更加自覺。因為他們充當著雕刻人類靈魂的事業,肩負著建設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重任。
         
                代大權、賀秦嶺以這幅作品向我們展示了民族和國家的強大精神內涵。有這樣一些作品流存于世,他們便無愧于從延安走來的革命者的后代。我相信,他們頑強的努力和奮斗,將助推中國版畫攀上新的高峰。因為,從一系列作品中,特別是從他們的《重于泰山》中,我已經聽見了吹響的號角。
                原載2013年7月28日《人民日報》
         
         
        地址:寧夏銀川市文化東街59號寧夏文聯美術家協會 電話:0951-3971023 13709582912 13519507992
        西北藝術網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Copyright by 2016
         投稿郵箱:13709582912@163.com    郵編:750004
        窝窝全色资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