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z3tpd"><track id="z3tpd"></track></rp>
      <em id="z3tpd"><noframes id="z3tpd">

      <big id="z3tpd"></big>
      <big id="z3tpd"></big>

        首 頁   |   藝術動態   |   公告通知   |   藝術家園   |   拍賣信息   |   人物專訪   |   文藝評論   |   名作欣賞   |   藝術視頻   |   站內檢索
         
        文藝評論
         
          能融筆墨寫山川 ——簡評左力光山水畫  
          編輯:灰郎    稿源:西北藝術網    簽發時間:2018-05-25 11:21:53  
         
         
        楊開飛
              中國畫首重筆墨,山水畫尤其如此。古人云:“作畫第一論筆墨。”然而當下中國畫大多舍筆墨之本而求形像之末。上世紀八十年代,畫家吳冠中拋出驚人之論:“筆墨等于零!”一語戳穿當代中國畫的虛偽面紗。當代中國畫只在工具和形式上以貌示人,其畫理與畫法早已改弦易轍,淪落為西畫的附庸。這實際上是盜國畫之名,行西畫之實。當代中國畫不是與西畫并駕齊驅,分庭抗禮,而是被釘在西畫的十字架上,難以獲得獨立的審美品格,自然也失去了寶貴的民族特色。當代中國畫家的責任就是要繼承和弘揚中國畫的優良傳統,重新確立中國畫的價值與意義。鄭績說:“或云:夷畫(西畫)較勝于儒畫(國畫)者,蓋未知筆墨之奧耳。寫畫豈無筆墨哉?然夷畫則筆不成筆,墨不見墨,徒取物之形影,像生而已。儒畫考究筆法墨法,或因物寫形,而內藏氣力,分別體格,如作雄厚者,尺幅而有泰山河岳之勢;作澹逸者,片紙而有秋水長天之思……論及此,夷畫何嘗夢見耶?”左力光的山水畫以筆墨為本,以西北山水為綱,以虔誠嚴謹的態度,極力寫出當代中國山水畫的雄渾與高峻,不僅西畫未嘗夢見,環顧國畫眾生,更顯其赫然特立,卓犖不群。
         
        1.萬壑松風泉聲長.jpg

              左力光山水畫以筆墨為能事,在徹底摒棄西方繪畫光影形色的同時,潛沉于傳統山水畫,溯本探源。明代王世貞說:“山水至大小李一變也,荊、關、董、巨又一變也。”中國山水畫發端于六朝,變革于中唐,成熟于五代。荊、關、董、巨的出現,使中國山水畫從此超越人物畫而取得領先地位。荊、關、董、巨對中唐李思訓、李昭道父子山水作了大膽革新,同時對吳道玄、王摩詰的水墨山水亦作了必要的改進。后世畫家紛紛師法荊、關、董、巨,從而使山水畫不斷發展創新。最可稱道的是“元四家”山水,黃子久蒼秀,吳仲圭雄厚,倪云林疏簡,王叔明繁密,四家領異標新,使元代山水有口皆碑,彪炳史冊。然四家之成就皆以董、巨為法乳;董、巨因此身價倍增,沾溉后來,明清山水畫皆得其滋養。董其昌提出山水畫分南北宗,大有褒獎南宗的意思。他在《容臺別集·畫旨》說:“禪家有南北二宗,唐時始分;畫之南北二宗,亦唐時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則李思訓父子著色山水,流傳而為宋之趙干、趙伯駒、趙伯肅,以至馬、夏輩;南宗則王摩詰始用渲淡,一變鉤斫之法,其傳為張躁、荊、關、董、巨、郭忠恕、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左力光山水畫同樣心儀南宗,他信奉“畫道之中,水墨為上”的古訓,以荊、關、董、巨為范本,在構圖上高遠、平遠、深遠之法兼采,他的山水畫《晴巒賀蘭拜寺蕭》雜以高遠平遠之法,上聳石峰,下瞰泉谷;《水潤萬物,天堂聽泉》合平遠深遠于一爐,近景樹木參差,遠景山影恍惚;《松風泉悠送清涼》則高遠深遠合二為一,群山掩映,煙霧繚繞。左力光的山水畫作品樣式豐富,有安徽查濟寫生的四尺屏條和扇面,秦嶺太白峪、豐峪口寫生的手卷和中堂,浙江雁蕩山寫生的橫披和條幅,四川雅安上里古鎮寫生的斗方……。唐代詩人元稹在《畫松詩》中寫道:“我去淅陽山,深山看真物。”左力光迷戀山水,足跡所至,必有所作,其山水畫散發著濃郁的水墨韻味,彰顯著中國作風。最能體現中國氣派的就是他對西北山水的全景刻畫,雄渾高峻,意象深沉,有荊、關風氣。
         
              左力光的山水畫完全遵循傳統范式,既有為“往圣繼絕學”的學術追求,又有重振當代中國山水畫的勇氣和決心。左力光山水畫的意義在于以“水墨為上”“三遠法”為宗,極力展現當代西北山水的崇高之美,古為今用,將傳統表現手法與當代人的審美情感充分地融為一體。左力光胸中裝滿千巖萬壑,猶如大河爭流,心潮澎湃,他每時每刻都被山水牽引著、撞擊著。朝暉夕陰的賀蘭山千變萬化,撥弄著他的情思,他在春游賀蘭的畫作中寫道:“踏青融賀蘭,五彩抒毫端。蒼茫含春雨,潤澤納風寒。俯仰觀天地,點線寫春蠶。物像換心像,境真通境仙。”他筆下的山水是對真山真水的萃取和提煉,與其說是物像,毋寧說是心像。他表現賀蘭山水的畫作層巒疊嶂,宛如洶涌的海浪,時而直插云端,時而跌宕起伏,氣勢磅礴,偉岸神奇。左力光主要以南宗之法寫西北山水,一方面是由于南宗一直是中國畫的主流,另一方面歷代大家之所以推陳出新,就在于他們熱衷真山真水的描摹和表現。無論是五代荊、關、董、巨,還是元代黃、倪、吳、王,他們一邊在“師古人”中傳承法度,一邊在“師造化”中創造自家山水。左力光深諳此理,他的校園緊鄰巍巍的賀蘭山,無論是給學生上課,還是獨居畫室,他都能夠隨時隨地仰望大山。真不知是上帝賜予他恩惠,還是他對山水的執著與熱情感動了上蒼?有一點可以肯定,左力光在與賀蘭山的留連顧盼,目既往還之中,一定能夠獲得很多創造的契機,最終形成自己獨具一格的山水風貌。
         
              當代中國畫家大多熱衷于寫生與寫形,缺乏對歷史的深入考察與理解,將“師古人”與“師造化”割裂開來。清代王麓臺《迷津之寶箋》云:“畫不師古,如夜行無燭,便無入路。”左力光的山水畫采擷諸家之美,參成一藝之精。他既臨摹荊、關、董、巨,悉心體悟五代山水畫的高大與嚴峻,又研習黃、倪、吳、王,仔細咀嚼元四家山水小景中的抒情與寫意;他既推崇荊、關山水的威嚴氣勢,又向往倪瓚的“逸筆草草”“聊以自娛”。左力光臨仿古人,不僅讀其畫,而且讀其書,師其跡更師其意。透過筆墨,不僅學習古人的“規矩方圓”,而且重在閱讀思考,揣摩古人的旨趣所在。左力光在山水畫的道路上,投入巨大的熱情和精力,同時又保持著學者的冷靜與理性。他具有可貴的自省與自覺,這使他在學習山水畫的過程中,總能克服盲目沖動,謹慎地開辟一條此時此地的適宜路線,向著山水畫的精神勝景逐漸逼近。左力光通過筆墨練就山水法則,在筆墨追問中感知古人的山水精神。正如黃賓虹先生所言:“筆法墨法,非心領神悟于古人之言論,及其真跡之留傳,必不易得。”左力光山水畫的意義往往在畫面之外,外人不易知曉;他神交古人,在卷帙浩繁的文字中探聽消息。董其昌認為畫家一定要“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對于山水畫家,要想成就一世英名,必須滿腹丘壑,山水自能揮運自如,落筆渾成。左力光迎風雪,吮雨露,挽嚴寒,枕星月,登泰岱,游西湖,上天山,下賀蘭,目送飛鴻,手接云霞,出入古寺名剎,拜自然為師,與山水為友。他深染煙霞痼疾,生命因山水而富麗,筆墨共朝夕而永恒。在飽游飫看的同時,左力光不停地穿梭于名山大川之間,逐漸尋找到自己的筆墨語言。
         
              北宋范寬遍觀奇勝,得山水真法,五代關仝好作秋山、寒林、村居、野渡,得“關家山水”。左力光的山水畫在筆墨的反復實踐中,漸漸演化出一種較為鮮明的風格特征。五代山水的雄偉氣象深深吸引了他的審美知覺,他的山水畫以壯美為基調,著意表現賀蘭山的雄渾、高峻和荒寒。他的山水畫取材豐富,或淡雅、或簡約、或繁密、或縱橫,風格多變;但他的創作重點在于表現西北山水。應該說,左力光的這一選擇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圍繞賀蘭山,他創作了《清曠蕭疏、云煙賀蘭》、《賀蘭巍峨亦空濛》、《賀蘭晴雪玉江山》等一系列作品。這類作品的價值在于:其一具有雄渾正大之美。當下畫壇格調委靡羸弱者多,雄渾剛健者少;輕薄之筆多,厚重之氣少;表現個人情趣者居多,彰顯家國氣象者偏少;氣局狹隘者多,胸懷正大者少。左力光的賀蘭山水屬于少數者之列。其二,具有蒼涼悲壯之美。左力光的賀蘭雪景圖,具有中國畫的悲壯之美,蒼涼之中似乎帶有一種苦寒之意。當代中國畫甜俗嫵媚之作甚囂塵上,蒼涼悲壯之作寥若晨星。宋代歐陽修說:“蕭條淡泊,此難畫之意。……飛走遲速意淺之物易見,而閑和嚴靜趣遠之心難形。”左力光蒼涼悲壯的山水畫中無不蘊含著一種難以言說的趣遠之心。只有經歷苦難的民族才能在蒼涼悲壯的回味之中獲得永生的力量。其三,具有修心養性之功。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中云:“君子之所以愛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園養素,所常處也;泉石嘯傲,所常樂也。”左力光俗務纏身,教學之余身兼行政管理工作,但他已經學會忙里偷閑,鬧中取靜。只要一跨入畫室,他就馬上進入山水境界。此時的左力光,覽宇宙之寶藏,窮天地之常理,窺自然之和諧,悟萬物之生機。他目望絹素,手忘筆墨,展紙揮毫,磊磊落落,佳思妙想,紛至沓來,不求氣韻而氣韻自生,不求法度而法度自備。左力光在自己的山水畫世界修心養性,歷練出不求脫俗而自脫俗,不曬高雅而高雅自在的君子品格。
         
              五代山水畫家荊浩說:“吳道玄畫山水有筆而無墨,項容有墨而無筆,吾當采二子之所長,成一家之體。”左力光的山水畫乃五代荊浩之嗣響,有筆有墨,筆法墨法,自合天機。左力光山水畫的筆墨是“寫”出來的,他力圖用“筆筆見筆”的方式來表達冥冥無聲的山水境界。“寫”乃書法也。黃賓虹曰:“言畫法者,先明書法。”左力光的山水畫筆筆寫出,絕無絲毫含糊;左力光畫法乃書法之謂也。正所謂“石如飛白木如籀,六法全與八法通”。雖一點一畫,如獅子搏兔,全力以赴,筆在紙上,如昆刀切玉,縱筆所成,皆能如意。董棨云:“畫道得而可通于書,書道得而可通于畫,殊途同歸,書畫無二。”左力光對于山水筆墨有透徹的理解,他的山水筆墨發于書,成于畫。他不僅將畫法與書法融為一體,而且在山水空白落款處,再一次顯示出他對書法的強調與重視,展示了文人畫的本色。陳師曾概括了文人畫的四個要素,即第一人品,第二學問,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左力光以學者的精進,向文人畫的目標不懈努力。他的山水畫建立在他對內在人格的追求上,然后輔之以學問,發之以才情,寓之以思想。他的為人平易而踏實,隱忍而含蓄,收斂而矜持。他的學問與思想來自他對中國山水畫歷史的研究與理解,他的才情源自他對山水的喜愛與執著。他在理論與實踐上雙管齊下,互相乘除。他的嚴謹與真誠,責任與擔當,使他敢于徹底拋棄西畫的牢籠,選擇傳統中國畫的審美指向,毋庸諱言,這確實體現著畫家的民族精神和文化品格;他的勤奮與上進,使他的山水筆墨既包含著書法的神韻肌理,又散發著文人畫的寫意精神。
         
              當“去中國化”成為當代中國畫的軟肋的時候,“中國化”必將成為當代中國畫家崇高的使命和職責。我們期待更多像左力光這樣的中國畫家的出現,期待更多“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體現中華文化精神、反映中國人審美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有機統一的優秀作品”。祖國壯美河山呼喚著“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山水畫大家。我們相信左力光的選擇與堅守,一定能讓雄渾蒼涼、莊嚴魁偉的西北山水重新崛起在當代畫壇,最終能成為一種寶貴的精神財富。

        作者簡介:楊開飛,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博士,寧夏大學美術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主要從事傳統書畫的理論與創作研究。

         

         
         
        地址:寧夏銀川市文化東街59號寧夏文聯美術家協會 電話:0951-3971023 13709582912 13519507992
        西北藝術網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Copyright by 2016
         投稿郵箱:13709582912@163.com    郵編:750004
        窝窝全色资源网